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长风文学 -> 网游动漫 -> 绿肥红瘦

209 我是玲珑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书末章


此为防盗章,订阅比例达百分之三十即可不用防盗。?乐?文?
刘兰这才半掀了帘子,往外瞧去。菜花和周苏苏都一齐挤到车门边,齐齐望去。
这是一间三层小楼客栈,在这个小镇中算是鹤立鸡群的高楼,店面装修华丽。门口站着两个小二打扮人,正和郭忠等人争论着。
听得与郭忠一行的青衣男子说到:“早先年也不是未曾在你家住过,从未遇见此等事,你说贵人包了店,偌大个客栈,竟都住满了么?”
店小二回:“倒是对不住周管事,真真是有贵人包了店,因贵人好清静,要求不得再往外揽客的。”
青衣男子又道:“哪路贵人竟这么不通融么?满镇就你家一个客栈,如若不让住,让我等露宿不成?我们一行多是女眷,多有不便,店家可否与贵人回报一声,若是可以入住,双倍价格都使得。”
菜花一路所见,对于采买一行的奢用已是咂舌,这会子听得青衣男子这般说话,竟是银子不放在眼里的模样,不由得转眼看向刘兰,以眼神询问该男子身份。
刘兰看到菜花看向自己,想想这并不是需要隐瞒的,遂对菜花道:“此人名为周成,是掌管采买的掌事。早先年的采买均是他主事,郭忠是今年才来得这一趟。”
刘兰话音刚落,又听得外面小二对答:“周管事莫要难为我,我等均是照实回话,并不敢欺瞒。”
此时外面仍洋洋洒洒下着毛毛雨,几个车夫带着斗笠,仍挡不住斜吹的风,冷的都微微发抖。
郭忠二人也并不好过,在屋檐下与这两个小二纠缠了半天,仍不得入住。不免有些火大,偌大个镇子,合着就这家客栈,此时就是有银子也没地儿花去,只得忍了火气,仍低下声音,求小二去叫掌柜的说话,一边手底下就递过去了二两银子。
小二见得客人如此大方,不免心动,只是里头贵人高贵,却不敢打扰,只小跑着去后堂叫了掌柜的。
掌柜的听得小二来报,一个爆栗就敲了来,“你这厮,又得了多少好处,不知道这位贵人招惹不得?”
小二摸着被掌柜敲得生疼的脑袋,因着二两银子,倒也着实帮说了话:“只是客人说得也在理,如今外面下着雨,天气又冷,店里又不是没有空房,若是怕惊扰,只消小声些活动罢了,如此拒着不免不近人情。”
见得掌柜脸上有些松动,小二连着再敲边鼓:“客人说若是舍得,双倍价格的都使得。”
掌柜脸上肌肉抽动一番,双倍价格!虽说迎客来客栈是莱阳镇独此一家,到底快要过年了,路上行人少,近几日来都不得什么人。好容易昨天来了一个包了店,手下打赏也大方,正偷偷乐着,这会儿又又财神赶着上门。若是舍得银钱,倒不是不能上去求上一求。
小二见掌柜已经心动,忙又道:“眼下一行三十几人都堵着门口,再吵吵嚷嚷,回头惊扰了贵人倒是我们的错处,莫不如掌柜的上去回报一声,妥或不妥,我们再无干系的。”
掌柜的一听,倒是在理,这才提起了身,出得内堂来。
掌柜的来到门口,郭忠二人身上的灰兔大氅都被雨吹得快要湿透了。见得掌柜出来,青衣男子递上一个荷包,“朱掌柜,还记得周某么?”
这朱掌柜定睛一看,这是往年子来过的凌家采买管事,倒也算的是个老主顾了,往日也是个大方的,忙上前揖了手:“周管事,今年竟来得这么晚?小子不懂事,得罪了。”
一边接了荷包,顺势往袖里一揣,又道:“眼下风大雨大的,着实为难了”说着又侧了头,对着周成耳朵低声道:“只是今日这位贵人是个排场大的,还带了几个带了刀的侍卫,走起路一点声音都没有。昨儿个到今天,未见得出门,又不让惊扰,连饭食都是自己准备的,怕是个不好说话的。”
朱掌柜一边了收了人银子,说到这里,怕是周成以为自己光收银子不办事,忙解释:“你我是老相识了,倒不能因为怕得罪人,把你拒之门外,少不得顶着去看看能不能周旋。周管事稍等,我这就去打探一番。”
说罢,袖了袖子,转身回大堂,顺着楼梯爬了上去,刚上得二楼来,楼梯口边钻出一个黑脸侍卫低声喝道:“站住,甚么事!”
司棋掀了衣裳,看着肩膀上一个红印,心疼得眼泪差点又掉了下来,又气又悔,道:“你这丫头是憨的啊,傻傻站着干什么,也不会躲着些!”
扶风抹了泪,笑道:“给先生出气的,再打几巴掌也值得。”
气的司棋骂道:“你少一天跟我嬉皮笑脸的!”一边吩咐木棉拿温水来敷。
扶风见司棋活络起来了,也知道骂自己了,方才松了一口气,也就当真嬉皮笑脸的哄了司棋一会儿,直到把司棋逗得嘴角弯了一弯,方才放心的挨着司棋睡了。
司棋慈爱的看挨着自己的小丫头,已经渐渐的长成了模样,闭着眼睛恬静的睡着,长长雾蒙蒙的眼睛毛,晶莹剔透的皮肤,如同一个小婴儿一般依偎在自己身侧,手里还拽了自己的里衣。
司棋心里软得一塌糊涂,伸出手给拨了一下挡在脸颊上的一丝头发,只盼望岁月莫辜负了这个丫头,善良如斯,美丽如斯,但愿苍天莫辜负。
司棋心里暗暗求了一番,方才渐渐的闭上眼睛睡了。
次日,扬州各大宅院,不拘官家富户,均收到了一张花帖,只道知府夫人养了一盆昙花,昨夜里开了,芬芳扑鼻,可惜不能坚持道天明就谢了。一时觉得不能浪费了花园的春光,邀了各府夫人太太携小姐姑娘一道去赏花。
顿时满扬州城哗然,那是谁啊,知府夫人啊,是整个扬州府最大的官儿了,多少商户费进心思也不能攀上的人家。此时却给商户发了帖子,这是多大的脸面。
满扬州城沸腾起来了,各自约了绣楼,首饰银楼,制首饰的制首饰,缝衣裳的缝衣裳,各大礼品行也都开始人头攒动,把些个商家乐得合不拢嘴。
此时凌家凌太太的案桌上也摆了这样的一封帖子,凌老爷和凌太太正对这封帖子分析着知府大人的来意。
凌太太道:“老爷,今日一早就送过来的,我派人打听了一下,除了当地的大小官员家眷,另又凌家、谢家、苏家、杜家、周家也都收到了赏花帖子。”
凌老爷道:“我今日也收到了知府大人递的帖子,道是昆曲名家梅大班这几日路过扬州府,有幸被知府大人看到,邀到府唱戏,请我去听戏,我也派人探了,与你说的这些人家是一致的。”
凌太太奇道:“老爷也另外收到了帖子?”
凌老爷颌首,道:“因黄知府到任时,太太给知府夫人递了拜帖却给退了回来,又疏通了雷主簿去与知府大人打通关系,那大把银钱送了上去,知府夫人也没有动静,太太当时说的怕是这知府不好相与,便没有硬攀,到底太太精明,眼瞅着苏家就出了事,幸亏当时日并没有再凑上去。”
凌太太道:“当日里雷主簿也与老爷说过,这知府大人看着年纪尚轻,还养了好些幕僚,我心里有些虚,怕到时候讨不上好反倒惹了一身骚,这才劝了老爷,如今,又发了这张帖子下来,还指名带了年轻小姐去,咱家宝珠已经成了亲,哪里还有年轻小姐。”
凌老爷心头一动,道:“我今日早上探了消息,道是咱扬州府来了大人物,只怕是为了这事?”
凌太太面上一紧,道:“消息可真?”
凌老爷道:“此事是听了副巡检司刘淼传来的消息,他听巡检司宋强说起昨日遇见了永嘉候侯爷的长随,侯爷肯定是到了扬州府。”
凌太太沉吟了片刻道:“虽然这个消息确实有些骇人听闻,那侯爷是何许人也,除了圣上,怕是咱大周朝最最高贵的人了,别说到了扬州府一点动静都没有,咱商户人家不知晓也就罢了,却从未听得雷主簿提起。那雷主簿与咱家关系不差,年年子送的这些个银钱,如若他收到消息,按道理是不会瞒着我们,到底也不碍什么的。”
凌老爷道:“是这话没错,只是如若不是侯爷,那刘铁定也不敢胡说才对。”
凌太太想了想,突然倒吸了一口气,正色道:“老爷,如若雷主簿未曾收到消息,那是不是说恐怕黄知府这边也不知晓?”
凌老爷吓一大跳,道:“那侯爷何许人也,如此人物到哪里不是排着仪仗,如若说连知府都不知道?”
凌太太眼神里就亮了一丝光,了然的道:“私访!”
凌老爷道:“莫不是李家的事惹了上头的眼睛?”
凌太太鼓励的眼神,道:“老爷说得没错,怕只有这件事才能劳动侯爷这等人物私下到了扬州!”
凌老爷一时无话,半晌,喃喃道:“那可是侯爷,咱怕是一辈子都难见到的人物。”
凌太太叹道:“如今连咱们都收到了消息,只怕知府大人这边也是一样,这帖子,恐怕就是奔着这事儿来的,这赏花会怕不是好事。”
凌老爷听凌太太说完,一时着慌,在这些官场事务的判断,凌太太一向是心思独到又厉害,凌老爷是非常佩服又愿意听的,此时忙道:“太太,那可怎么办?不如我们拒了,就说不便出门?”
凌太太嗔了凌老爷一眼,道:“老爷,那知府虽说比不上侯爷,可到底是一方父母官,抬抬手就能碾死凌家,我们凌家有什么资格推拒不去?”
凌老爷有些六神无主,喃喃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怎么办?”
凌太太道:“老爷,你看这样行不行?”凌太太附耳过去,对着凌老爷一番说道,凌老爷脸色就渐渐舒展开了,道:“太太英明,全靠太太张罗了。”
凌太太又道:“老爷可查到救下未风那丫头的年轻公子的老头?”
凌老爷叹道:“并未查到什么本地年轻武艺又高的公子,想是路过的?”
凌太太皱了眉头道:“还道是个好枝头呢,看来没机会了,那丫头是个福薄的,也罢!”
话头揭过后,二人又细细商量了些许花宴的事务,方才歇下了。
此时,一张拜帖却摆在严箴的书桌上,严箴坐在椅子上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摩挲着腰间的麒麟玉坠,一手在桌子上轻轻的磕着。
“爷,这知府是个惊觉的,这才将将露面一个晚上,便查出了爷的行踪。还敢大剌剌送了帖子上来,看来是个胆儿大的。”站在一旁的季匀道。
“若如是胆儿小的,也不敢做下这案子。”严箴嘲讽的挑了挑嘴角,冷冷的说道。
季匀道:“爷要见他一见吗?”
严箴并没有答话,道:“除了这事儿,还有什么动静?”
季匀道:“昨日探子报,那知府招了幕僚师爷,挑灯到了子时方散,今日就给爷送上了拜帖。”
严箴心里思忖,看来是想好对策了。想了想道:“先晾他两日!”
季匀道:“是。”突然又想起了一事,道:“今日里知府不但给爷递了拜帖,还给扬州府大小官员富户发了帖子,由头是听戏赏花。”
严箴眉头一蹙,手指头在桌子上又轻轻敲了两下,道:“你去把这些个收到帖子的人家关系理一下。”
季匀正色道:“是,奴才这就安排人去查。”见严箴再无吩咐,这才出了门。
严箴手中转着麒麟坠子,脑子不停的过滤着这几日得到的讯息,李家因贩私盐,满门斩得一干二净。那李家虽说也是富户,到底比四大家要薄上许多,根本无力组织起十几艘大船的私盐,若说是顶了苏家的罪,到底说得通,眼下缺并无证据证明这事跟黄平江扯上关系,如要突破,只能从苏家入手
说起四大家,严箴脑子中突然冒出了凌家一只狐狸,白生生的绒毛,一双大大的漆黑狐狸眼,雾蒙蒙的,眼睫毛一扇一扇。严箴突然觉得有些燥热,方才烦躁的站了起来,往园子里走去。
此时,这只小狐狸在司棋床上酣睡着,木棉上去叫了几回,都兀自装着没有听见,还拉了锦被盖了脸。
司棋一边坐着让茗香挽着头发,一边道:“你若不起来,我就自己回院子了。”
扶风听了一骨碌爬了起来,招呼木棉:“快快拿我衣裳来。”
作者有话要说:第一人称的小番外,没那么细了,图个乐。
大家关注新文吧,题材确实有些奇怪,姑且看看?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