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长风文学 -> 武侠修真 -> 寒刀行

大结局 离别,不说再见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书末章


棋枰上,黑白棋子如星罗密布,纵横交错,黑子蜿蜒而上,大有吞吃白子的迹象,但白子也丝毫不落下风,形成一道坚固的防守,只要在那灰袍人所说的方位再落一子,便能首尾衔接,环环相扣,非但能够有效地抵御黑子的攻势,反而还有反噬之机。
围棋是门非常高深奥妙的艺术,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,千变万化,经久不衰。
叶逸秋平时并无对弈的爱好,但欧阳情却对此情有独钟,闲来无事,总喜欢纠缠他手谈几局,久而久之,叶逸秋棋艺大进,虽然未至一流高手境界,但总也有了多少了解和参悟。
叶逸秋抬目望去,略一观摩,已知灰袍人落这一子的用意。他轻应一声,拈起一子,只觉入手处光滑异常,而且沉甸甸的份量不轻,用力小了则拈之不稳,力道太大却又几乎滑落。他不敢迟疑,暗运真力飞指弹出。
“当!”棋枰发出一种沉厚的响声,异常刺耳!
这声音怎么如此响亮?这是什么棋枰?叶逸秋吓了一跳,眉头倏然拧成一线。
“年轻人,你落错地方了!”灰袍人看了落在棋枰上的那枚白子一眼,苦笑着连声叹道,“可惜,可惜了我一盘好局。”
叶逸秋注目而望,脸色立即变得绯红。但见那枚白子,所落之处竟非灰袍人所指的“天元”,而是落在另一个方向的星位上,如此一来,非但不能使之连接,反而截断了白子的退路。
叶逸秋心中暗道“惭愧”,对那灰袍人讪讪一笑,一脸歉意道:“前辈,我”
灰袍人摆了摆手,阻止了他的声音,转首对无垢方丈笑道:“方丈,请落子!”
无垢方丈低声一笑,说道:“阿弥陀佛!叶少侠一时失手,错落一子,老衲岂可乘人之危,抢占先机?”
他手拈一子,随手甩出,“当”一声轻响,落在另一个星位上。
灰袍人肃然起敬道:“方丈胸襟万丈,不愿乘人之危,晚辈在此先谢过了!”他将目光转向一脸尴尬的叶逸秋,温声笑道:“年轻人,这一次可别再失手了!”
“是!”叶逸秋伸手入壶,也不知是否因为紧张,白子滑手跌落。
“年轻人,你应该已经看出,无论这棋子还是棋枰,都很有古怪,绝非平常之物。”灰袍人沉声道,“你先运气于指,借助粘力拈起一子,而后运劲轻弹,不过,非但这手法必须使用巧妙,便连棋枰上的方位也要看得准确,否则便是‘一子错,全盘皆落索’!”
“是!”叶逸秋轻轻拭了把额头上的微汗,依言而行,拈子弹出。
“当!”这一次,白子终于稳稳落在了它应该落下的方位上,但发出的声音依然刺耳。
叶逸秋悄悄吁了口气,如释重负。
岂料灰袍人却极不满意地摇头道:“眼力是不错,手法也算不含糊,不过还是不够巧妙,力道也太大了些!”
这一番话,顿时又将叶逸秋说得几乎无地自容。
“公子不必多有微词,叶少侠初试身手,便已有如此奇效,当属不易。”无垢方丈一边为叶逸秋解围,一边甩手又落一子。
叶逸秋目光不经意地一瞥,忽然一声惊“咦”,满脸都是惊讶之色。他突然发现,无垢方丈飞手落子的手法看似平常而随意,其实却深藏一门武林中早已失传的独门武功。
“无垢方丈居然懂得‘兰花拂穴手’,想必也是位武功了得的绝顶高手!”叶逸秋心中波澜激荡,引起一阵异样的骚动。
灰袍人不断指点着叶逸秋如何拈子、弹子和落子,如此来回六、七次,叶逸秋的手法已变得非常纯熟和巧妙,非但眼力独到,落子准确无误,便连棋子落在棋枰上时发出的声音也渐渐变得轻微。
双方你来我往,又各落了数子,终究是那灰袍人棋高一着,将左下方的一片黑子围剿堵截,成为死棋。酣战半个时辰之后,终于得到了第一次提子的机会。
叶逸秋走到棋枰之前,伸手去提死子。岂料那黑子竟像是牢牢粘在棋枰上,纹丝不动。
叶逸秋眉头微皱,暗暗加重了手上力道,终于提起一子。就在这一刹那,他忽然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巨大的力量从棋枰上传来,猝不及防,手中棋子竟又被吸了回去,“当”一声清响,重又落回原来的位置。
这棋枰究竟有什么古怪之处?听那声音,绝非石板,像是钢铁所铸。
叶逸秋深吸一口气,暗运真力,连连出手,其快如电,终于将二十几枚死子都一一提离了棋枰,一条手臂却已隐隐发麻,额头上微微沁出一排细密的汗珠。
“啪!啪!啪!”禅室里忽然响起了清亮的掌声。
“叶少侠竟能一口气将那些死子提出棋枰,丝毫不曾影响到整盘棋势,功力之深厚,确是非同一般。”无垢方丈捋掌赞道。
叶逸秋微微一愣,诧然道:“方丈,这棋枰”
“如何?”
“这棋枰充满了吸力,莫非竟是用磁铁打造的?”
“不错。”无垢方丈点头道,“不过,这磁铁也非凡物,乃是深藏海底的千年寒磁,吸力之大,难以想象。用纯铁打造的棋子落在其上,若是功力不够深厚,根本无法将之提出。”
“你过来。”灰袍人向叶逸秋招手道,“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。”
叶逸秋缓步过去,恭声道:“前辈请说。”
“你是否还记得,叶大侠是在什么时候去世的?”
“再有两个月需八天,就是先师第八年的祭日。”
“叶大侠因何而故?”
“师母死后,先师一直不能忍受失妻之痛,思念过度,终于日久成疾,最后忧郁而亡。”
“嗯!叶大侠的确是因为‘心病’才猝然离世的。”灰袍人轻叹一声道,“十年之前,叶大侠曾经对我说过,他已经病入膏盲,命不久矣。我观他脉象,果然气息已微,回天乏力。”
叶逸秋神色凄楚,黯然无语。
灰袍人黯然叹道:“叶大侠本已心生去意,倒也不觉如何,唯一未了之事,就是‘落日刀法’。‘落日刀法’招式霸道,威力无穷,尤其是内功心法玄妙复杂,初学者若无武功根基,功力浅薄,非但不能有成,反而会为其反噬,轻则走火入魔,重则当场毙命。叶大侠一直都很担心,日后你独自练习这路刀法的时候,是否能够得心应手,不入岔道。不过,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,我观你今日功力之火候,应该正是最佳时机,只要潜心修练,必有所成,他日成就或许远在叶大侠之上。”
“可是刀谱都已不知所踪,晚辈”
灰袍人挥手打断道:“虽然我也不知道刀谱藏于何处,但我相信,它确实没有失传。”他微微一顿,缓缓又道:“叶大侠在离去之前,他还要我转告你一句话。”
“前辈请说。”
“他说,如果有一天,你要是离开岭南,万万不可抛弃叶家列代先祖的灵牌。”
叶逸秋默然许久,慢慢点头道:“晚辈一出生便被父母遗弃,若非先师好心收留,视如己出,绝不可能活到今天。在晚辈心里,早就认定自己是叶家嫡传血脉,又岂会远离岭南,舍先祖而去?”
“嗯!”灰袍人点点头,缓缓道:“朋友遗愿我已完成,你我今日谈话至此结束。”他大手轻挥,又道:“你们去吧!”
叶逸秋愕然一愣,一脸不舍道:“前辈,我们何时再见?”
灰袍人微笑道:“见与不见,那就要看机缘如何了!”
叶逸秋默然无语。
灰袍人对秦步耳语了几句,秦步点点头,缓缓起身,拉着叶逸秋的手大步走出了禅室。
出了禅房,眼前一片光明,天已经亮了!
放眼望去,但见那小小的院落,红墙碧瓦,院中仅只种植几株矮小树木而已。在这高山之巅,人间绝境,远处云雾迷蒙缭绕,随风游走,那山、那树、那天地,时而显现,时而隐去,竟似暗藏一种空明透彻之高深禅意,令人心为之一空,浑然忘我,物我两忘!
叶逸秋抬目望向远方,远方不知名处,有清幽鸟鸣传来,天空蔚蓝,白云几朵,心胸开豁处,天地也为之一宽
怒剑之卷.《杀手剑无情》终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